五、原來愛不是想像中的單純上

對守仁來說-

愛情曾經可有可無,非生活必需品。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因她而笑而哭而著急得像發瘋似的...

對緻茉而言-

愛情就是七年前的牽掛、是難以忘懷的曾經、是即使心痛也忍不住想靠近在眼前的你...

在法哲看來-

愛情原來是從微微心動、悄悄關心、默默守候開始,直到慢慢身陷其中,無可自拔的那一刻...

〈23〉

緻茉坐在會議桌前看著坐在對面的法哲,

雖然耳邊不停環繞著大家為明天即將藏寶樂園的開幕式做最後的確認和叮嚀,

而她的腦海裡,卻還停留在這兩天法哲的深情。

昨天緻茉還身穿小禮服,在法哲的邀請下,去了間有很好聽的輕音樂;

四周一看就知是高級的擺設,口裡吃著一口上百元的牛排,腦筋有些轉不過來...

 

緻茉兩眼恍神,一臉心不在焉的樣子...

突然被某人重重的敲打腦門:很痛耶!

「不痛我幹嘛打妳,再恍神啊!剛剛可卡說些甚麼?」

被法哲敲醒的緻茉趕緊詢問,深怕搞砸自己明天重要的開幕式。

「大家明天下午兩點前都到木馬廣場前集合。」守仁一邊按摩著太陽穴一邊閉著雙眼暫時休息著。

蛤?緻茉一臉疑惑。

 

事實上,身為後勤單位的財務人員通常少有機會到現場協助狀況。

緻茉本也以為如此,孰不知守仁已經向她的長官申請協助,

所以說緻茉需要在每天下午兩點前完成她手頭上的業務-核銷、對帳、整理傳票等。

但打從會議一開始緻茉就沒再聽,根本不知道原來她還要支援現場。

 

第二季活動-藏寶樂園可以說是可卡一手策畫的,不可否認可卡在企劃活動上真有天分,

大學念行銷管理系還沒畢業時就曾經得過創意獎網路行銷企劃和時報廣告金犢獎-行銷企劃類等多獎項,

但對她而言,得名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她要證明給那個人看。

曾經前途輝煌,眾多行銷企劃公司開出相當優渥的薪水和大把大把得鈔票想請她去上班,

時尚單身搶手女身旁優秀的愛慕者從不缺乏,偏偏她就愛上那位大她二十歲、已婚、

還有兩個小孩卻仍能跟她交往的大學教授,如同電視上鄉土劇的結局,當小三情爆發時,

男主角總將錯推到第三者身上,讓原本對愛情充滿憧憬得可卡在眾多批評風浪聲下,輸得徹底。

而原本狹小的企劃圈再融不下她...

就在一年前守仁突然出現在陷入低潮期的可卡面前,向她伸出援手:

「誰沒有過去,只有讓自己過得更好才是對先放棄的那個人最好報復...」

她要過得更好,表現得更優秀,讓這一行的人再也沒有人敢在她面前給她臉色。

 

「楊緻茉,我好像從來都沒問過妳...為什麼喜歡守仁?」會議期間,緻茉手機收到一封App訊息。

緻茉沒有多想:「不知道,只是喜歡。」立即收到法哲回覆:「果然是低思考動物。」

緻茉在桌下踹法哲一腳:「好,思考能力高的笨豬哲,算你贏。」不曉得過了多久,法哲繼續傳App

「楊緻茉,這麼問好了,妳最喜歡守仁哪裡?外表?背景?又或者是守仁對女生若即若離得態度?」

這次緻茉想了很久:「我喜歡守仁的側臉,喜歡他皺眉的表情,喜歡他凝視前方的神情,喜歡他手掌裡的溫暖...喜歡他靠近我的時後心跳不停的悸動,還要繼續說下去嗎?」

「但是,當我越靠近他,越了解他,更讓我越對他難以自拔是他外在所看不到的。當妳喜歡上一個人時,他默默的關心,細微的照顧,專注的神情都會讓妳深刻的放在心底。還有...」

(那曾經讓我心痛的表情,我知道,那是失去最愛的人痛不欲生才會有的。因為我也曾經發生過...)

「還有什麼?」法哲不到三秒就回傳App。

「還有緣分。」緻茉簡單的停止法哲的逼問。

SC:「傻女孩,被愛情矇了眼時...寧肯說服自己這就是緣分,也不願看清這是傷害自己的開始。」

 

〈24〉

每年暑假的到來便是各地旅遊勝地熱鬧非凡的開始。

義大樂園也不例外,樂園入口處位於購物廣場一樓,一進入口處會看到一面約200公尺高,

依據吉祥物身形做成的電視牆,電視牆內的主角正是園區內擁有超高人氣的犀牛大義。

犀牛大義搭配著輕鬆愉快的主題曲跳著獨特得舞步介紹園區內的每一項設施,

除了實體的身歷其境讓遊客在一開始就感受到驚險有趣得冒險即將開始。

另外電視牆還有幾項貼心的舉動,例如:根據年齡層不同的旅客提供不同的遊戲方法及路線,

還會提醒遊客各項設施的排隊人數及等待時間,體貼顧客的需求是義大樂園最高服務原則。

突然驚叫聲此其彼落,畫面又來到園區最具代表遊樂設施-極限挑戰和天旋地轉。

從字面上都不難猜測這兩項大型遊樂設施驚嚇程度百分百。

極限挑戰上坐滿著挑戰者,大家看起來充滿期待與緊張。

 

在一旁的設施人員正用詼諧的口吻做最後得介紹:

歡迎各位勇士們,讓我們搭成開往天堂的列車,一起翱翔天空吧!

最後讓我們一起倒數十秒,九八七六五... 啊~啊~啊~沒有心裡準備下,

突如而來的刺激與恐懼感油然而生,在列車來回的衝刺下,地面上圍觀的遊客們看得興奮不已、歡呼聲不斷。

 

還記得緻茉第一次報到時對於眼前得一切充滿驚喜歡樂和感動...

打從入口處每天都有不同的吉祥物人偶跳著愉快又可愛的主題曲迎接每位到來的大貴賓小朋友們。

緊接著映目吸引的是讓人身歷其境的歡樂牆,可以一探究竟義大王國的各處角落,

那充滿著希臘風情的各式各樣遊樂設施,讓人為之瘋狂。

歡樂牆的畫面接著來到了神秘景點。其實有個傳說,在園區的最高處有座秘密的純白教堂,

在教堂的四周圍開滿了淡粉紅和鮮豔黃的玫瑰花,沿著紅色地毯向前走去看見大門上正用著大環瑣鎖住。

據說從北美洲秘魯帶回來的大環瑣,曾經將一對方愛的情人分隔在兩面牆外至死在也不曾相見,

在他們兩殉情的那天...天空不斷的飄著雨。

此後,便有一說若是與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一起握住這大環瑣,天空必定會下起祝福的雨...

即使這傳說空旋來風不可靠,老套的劇情不免讓人以為是宣傳娛樂多餘真實性,

但愛的正濃烈的情侶們總忍不住想來證明身旁的他是否真心。

於是在網路上大家熱烈的討論和記者刻意渲染下,仍然有許多新人前來挑戰。

 

藏寶樂園第一天活動開始入園的人潮就超乎預期,緻茉好不容易完成財務室交辦的工作,

「下午兩點到木馬廣場」守仁的囑咐還猶耳在旁,當她三步併兩步的跑到員工出入口時遠遠得就看到法哲,

184公分的他在人群中很顯眼,但真正突兀的是在大太陽底下的他帶著墨鏡,還有頭髮上刻意抓的造型都讓他看起來十分帥氣。

當緻茉一靠近便發現法哲身邊圍繞著好幾位仰慕者其中有幾位正蠢蠢欲動的想搭訕他,

但法哲似乎完全沒聽到:「喂~楊緻茉快過來啊!發甚麼呆,這邊交給妳了。」

「喔!等等,交給我?我要做甚麼?」法哲露出迷死人的笑容,突然一個伸手狠狠的彈了緻茉的額頭。

「根據名單上的人數確認無誤,協助他們兌換出入證後將他們帶到木馬廣場,最重要的是別讓任何人脫隊獨自行動。名單上還有幾點注意事項務必向他們說明,若有違反必定向他們所屬的公司投訴,這裡就拜託妳了。」

法哲沒有等緻茉完全理解,便先行離去。

 

由於義大樂園藏寶活動噱頭十足,在第一天盛大的舉行開幕儀式邀請許多貴賓,

尤其是待會的記者採訪會十分重要,畢竟這可是能好好宣傳遊樂園的好機會。

為了讓採訪內容更有可看性,企劃室特地在今天安排由知名偶像修宏佳領銜主演的偶像劇進行現場拍攝,現場人潮擠得水洩不通。

在員工入口處結束一場混亂之後,緻茉將臨演們暫時帶到木馬廣場的後台休息室等候拍攝,

隱約聽到另一頭突然傳來吵鬧聲,好奇心驅使的緻茉前去查看時,

眼前卻有個男人正將手中的飲料蓋打開,緻茉想也沒有的撲上去...

抱住不停哭泣的孩子,滿身的汽水和少數圍觀人群的喧鬧。

「是妳的孩子嗎?他把汽水灑在我們男主角今天要拍攝的戲服,現在怎麼辦?不連戲妳要負責嗎?我們這檔戲可是要角逐金馬獎的,現在被你們搞砸了。這裡的保安人員到底在搞甚麼啊!」

阿修的經紀人眼看情況不對打算先站出來先發治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亂罵一通。

 

一向不願多出頭,甚至有時有點懦弱的緻茉,看著蹲在地上害怕的孩子,

她沒有正視眼前無理取鬧的人,只是淡定的回答:

「像你們這種人拍的連續劇也想得獎,都沒有人看還不只是在浪費時間。」

原本作在沙發上的男人說話:「妳說甚麼?」 緻茉迎上修宏佳的眼神繼續說:

「連身邊的人都管不好了,就憑你...想得影帝下輩子吧!」

向來心高氣昂的阿修突然衝過來抓住緻茉的領子:「有種再說一次。」

緻茉面無表情的看著他:「你沒有溫度...」

SC:「心裡的膽怯讓人想逃跑,即使雙腳發軟也不願意退縮,因為我知道...今天換成是你,也會像我一樣挺身而出,因為你是我的英雄。」

 

〈25〉

兩人之間一觸而發的緊張感讓現場的人都停止呼吸,不曉得過了多久,阿修終於放開緻茉。

他受不了緻茉眼神中的不削和藐視,他沒有辦法理解為何緻茉能如此鎮定甚至沒有恐懼。

 

「擁有太多從不懂得珍惜兩個字的你,就算只有一次,你...曾經有過再渴望也得不到那種心痛的感覺嗎?

你可曾發生過對別人的遭遇感同深受的傷害嗎?你可曾嚐過到當得來不易的機會降臨時那種喜極而泣的滋味?

你的表情有喜怒哀樂,但是你的聲音沒有感情沒有人情味,你是一個沒有溫度的人,像你這種人頂多也只能趁年輕還有點外表能騙騙小女孩...」

緻茉靠近阿修的耳邊用只有他聽的到的音量:「你...永遠也演不出感動人心的戲。」

 

一旁突然有位高強馬大的經紀人衝向緻茉,大聲恐嚇威脅還不斷的揚言要拒絕在樂園內進行拍攝,還要在記者們面前投訴剛剛所受的無禮對待。

「隨便你們...」緻茉牽起那孩子的手,小小的臉蛋不停的眼淚和兩條鼻涕,當他們剛轉身正準備離開時,一個巴掌火辣辣的打在她臉上。

「誰允許妳隨便帶走別人的孩子?」一位身穿黑色緊身套裝年約三十出頭,一頭短髮搭配臉上略施薄妝但卻有自信的塗上鮮紅色口紅,該名女子一出現氣勢立刻鎮住現場所有的人。

「媽咪~~」孩子突然放聲大哭,彷彿剛剛所有的大家都在欺負他似得向他母親哭訴。

孩子的母親再次將手伸出來...

守仁已經擋在緻茉面前:「董事長夫人請先息怒,這中間一定有甚麼誤會,請您跟公子先到我們的貴賓休息室,先安撫孩子的情緒要緊。」

「你是誰?叫你主管出來?今天我絕對不會善罷干休。」守仁的眼裡只有緻茉逐漸浮腫的右臉:

「我是企劃室長,今天的事我會負責到底,請您放心。」董娘這一巴掌用盡了力氣,也打進了守仁的心裡,滿滿的不捨和心疼。

 

當所有人都離去,守仁輕輕的將緻茉擁入懷裡:「覺得委屈嗎?」

看到守仁不顧一切的維護她,緻茉的眼淚不自主的滑落:「是不是很丟臉?」

臉上的疼痛遠遠不及當面所受的屈辱。

守仁:「妳是我見過第二個不怕死的女生。」

緻茉:「第一個是誰?」

守仁:「「不知道,我不記得她的名字了」

緻茉:「「那今天開始我是第一個,我想永遠當你的第一個。」

守仁:「「妳說甚麼便甚麼吧!」

緻茉:「「我是不是太魯莽了?我擔心會連累你們。」

守仁:「「如果不是妳早一步撲上去,今天挨打的人就是我了...」

之後劇組並沒有撤走繼續拍攝,阿修的經紀人眼看剛剛欺負的小孩竟是董事長兒子時,

深怕高層長官找麻煩一反剛剛囂張的模樣變得十分客氣:

「緻茉姊,對不起啊!剛剛害妳受驚了,我就是嗓門大了點,請妳別跟我計較。」

站在緻茉身旁的守仁惡狠狠的瞪著他:「閉上你的臭嘴,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修宏佳,再不辭掉這個爛人,早晚你會被他害到名聲掃地,自己好自為之吧!」

 

緻茉被請到董事長辦公室,裡頭董事長夫人和小少爺正在等著她:

「謝謝妳,所有事小犬剛剛都告訴我了,劇組那邊我處理好了,他們會繼續拍攝。至於妳說的那些足以被控告污辱罪的一席話,阿修也會作罷了。雖然應該讓他們受一點懲罰,但阿修對我們遊樂園還有點利用價值,暫時沒辦法翻臉...」

緻茉感到很佩服,不愧是董事長夫人處理事情完全以利益優先,不會因為愛子心切的私人情緒而影響了公司。

夫人末了還說句:「只是,有點對不住妳...」

緻茉:「不要緊的,跟公司的形象相比這根本不算甚麼。更何況這次的採訪活動對我們遊樂園提升知名度很有幫助,名人加持的效益會讓我們的宣傳更受到矚目。」

董娘:「不錯,妳很識大體,也很大膽,聽說妳將阿修講的一文不值,還口口聲聲說他演技不如人。」

緻茉笑笑的表示這不過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

 

在社會打滾久了的董娘,突然語重心長以前輩的口吻說道:

「緻茉,妳要記住,這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敵人和朋友,再喜歡的朋友,有天也會做出妳看不慣的行為;再令人討厭的人,也會有幫得上妳忙的時候。所以人人是朋友;人人是敵人。這道理妳懂嗎?」

緻茉搖搖頭表示:「我臉皮薄喜怒哀樂藏不住,明明就不喜歡卻要我用笑臉去噓寒問暖,我實在是做不來。」

董娘似笑非笑:「做不來?在這世上沒有做不來的事。人啊!有時後假一點也無可厚非。雙面人無所謂,虛於委蛇只不過是為了讓社會更和諧,讓自己處事更坦然。不要緊,妳還年輕慢慢學習吧!不過妳很幸運,有那麼多挺妳的朋友在身邊,人生在世身旁的朋友總是來來去去,到頭來始終只有自己。好好珍惜妳們現在所擁有的時光吧!」

SC:「人生在世來來去去一場空,不斷的遭受背叛、欺負,相對的也背棄別人、欺壓新人…人啊!終究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而已,是這樣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eamofeda 的頭像
dreamofeda

SC淺談四方格

dreamofe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